为一名危重患者,广东医生上演1300公里的“生死时速”

2月19日凌晨4点多,上海,古英(化名)看着手机里的消息,喜极而泣。

几分钟前,她63岁的父亲、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古正中(化名),在广东和湖北医务人员的护送下,从石首市中医医院转运至荆州市区的广东医疗队、荆州市中心医院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,一路平安。令她揪心不已的病情,也开始平稳下来。

几天前,母亲因新冠肺炎不幸去世,古英所有的希望都在父亲身上,但老人病程很长,又身患多种基础疾病,随时可能撒手而去。“时代的一粒灰,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。是广东医生的专业、无私与仁爱帮助了我。”古英说。

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救援,而是由广东省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前方指挥部策划,广东和荆州医务人员共同出演的一场“生死时速”。

90公里,触不到的希望

从石首市中医医院到荆州市中心医院,只有短短90公里。

在“生死时速”项目启动之前,这个只要一个半小时车程的距离,却如同天堑,挡在古正中的生路之间,也挡在古英的希冀之前,难以逾越。

2月4日,立春,古正中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太多春的气息,身体有些不舒服的他到医院就医,两天后确诊新冠肺炎。与他差不多时间,妻子也因感染新冠病毒入院治疗。女儿古英远在上海,躲过了病毒的侵袭,也无法回到床前尽孝。

2月9日,古正中病情加重,氧合指数骤降,前来支援的海南省医疗队员给他进行了气管插管。“海南同仁非常勇敢,手术也非常积极,效果很好。”广东省医疗队员、潮州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孙华锋说,这为古正中抢回了一些时间。

2月14日,广东医疗队进驻石首市中医医院,全面接管重症监护区。

▲广东支援石首医疗队队长孙小聪(左一),广东省医疗队员、潮州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孙华锋(右一)

就在医疗队员忙于对病患进行摸底时,古正中的妻子心脏停跳,抢救无效去世;古正中的病情也迅速恶化,出现ARDS――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,一种高病死率的情形。不过专家发现他有着明显的ECMO适应症,可以上ECMO抢救。

就像2月15日荆州的天气,大风和大雪双重袭击:全荆州只有一台ECMO,是荆州市中心医院危重症患者的救命符;理论上古正中可以转运到中心医院上ECMO,但当时新冠肺炎重症、危重症患者的转运绿色通道还未建立。

拯救古正中的一扇门就在前方不远,怎么也够不着。

医生和护士挥汗如雨,既是累的,也是急的。

1个重症救治中心

24小时的奇迹

“当时已经插管5天了,很快就要失去ECMO抢救的黄金时间。”孙华锋说。

紧急时刻,在石首的广东医疗队拨通了前指的电话,向医疗管理组组长、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卫生监督处调研员彭刚艺,救治专家组组长、广东省人民医院急危重症医学部行政副主任蒋文新,请求谋划协调古正中的转运救治。

第二天,身为广东支援荆州医疗队技术总顾问的蒋文新,亲自赶到石首。广东省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总指挥,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党组副书记、副主任黄飞听取汇报后也全力支持,同意转运。

古正中的转运也符合黄飞对重症、危重症患者的救治策略。

“对于危重、重症患者要投入最好的医生、最好的资源、最好的医院,全力以赴开展救治。”黄飞说。到荆州后他立即深入一线调研,摸清底数,提出紧急筹建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,充分发挥广东专家优势,根据“四个集中”的原则,以最优的医疗资源集中救治最危重患者。2月15日,他还深入荆州市中心医院、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勘点,确认可行性。

这个思路得到了广东省对口支援领导小组副组长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吕业升的认可。根据前方指挥部的建议,2月15日凌晨才抵达荆州的吕业升,16日一早就与荆州市委协商,决定在上述市区两家医院分别组建一家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。

从无到有建好一个重症救治中心,最快需要几天?

这是一道难倒无数医院的考题,广东省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的答案是:

1天!

2月16日下午,广东省医疗队、荆州市中心医院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启用,蒋文新被任命为中心主任。当晚,20名重症、危重症患者陆续转入,各县市的新冠肺炎重症、危重症患者也开始朝着这里集中。

东风吹起,古正中的转运被再次提上日程。

1300公里辗转

一场飓风营救

生死时速的表盘开始了迅速旋转。为了跑赢死神,广东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前方指挥部做足了充分准备。

石首没有负压救护车,从荆州派!

石首没有ECMO设备,从广东调!

石首没有ECMO团队,从广东调!

“珍爱生命、崇尚科学、乐于奉献、团结进取”,这是广东医生的时代精神,也是广东省卫生健康系统一直推崇的理念。2月17日,前方指挥部联系广东后方,要求提供支援,确保荆州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转运和救治。

▲调试安装ECMO

总指挥部收到消息,第一时间联系中山市人民医院。作为国内首家 ECMO 技术临床应用医院,该院底蕴深厚、队伍完整,并且有ECMO抢救新冠肺炎患者的经验。

2月17日晚上9点,中山市人民医院吹响集结号,组建了一支9人ECMO小队,由ECMO研究室副主任廖小卒带队,携带一台设备驰援荆州。

“在广东,我们接到ECMO转运任务,几乎不需要做什么准备,接到电话就可以出发。但是荆州远隔1000公里,我们不知道那里的具体情况,必须做好一切准备。”廖小卒说。虽然已经做好各种预案,他还是没想到第一个任务来得如此之快。

2月18日下午3点,廖小卒率队从广州南站出发,一场历时12小时的生死时速正式开场。

高铁列车开动没多久,前线发来消息:石首市中医医院一名重症患者需要ECMO转送。廖小卒叫醒正在补觉的同事,连着几个小时讨论转运流程和预案,晚饭都没有来得及吃。

晚上8点,高铁抵达武汉站,廖小卒等人转乘大巴,在警车的引导下,通过一道道关卡,直奔荆州。

晚上11点,大巴抵达一个叫丫角的三岔路口。一辆提前守候的商务车接上廖小卒和同事阮宗发,以及一台ECMO设备,朝石首市飞奔而去。大巴则载着另外7名队员继续前往荆州医疗队驻地等候。

晚上12点半,抵达石首市中医医院,两人顾不上跟之前进驻的广东医疗队员寒暄,立刻穿上防护服进入病房。

▲穿戴防护装备

石首的广东医疗队队员来自几个城市,有3个城市的小队长等在隔离病区门外,他们曾轮番上阵救治古正中。

还有一支来自荆州市中心医院的专家队伍,也带来了一台ECMO备用,严阵以待。

▲廖小卒和广东医疗队队员们带着ECMO进入手术室

凌晨1点,廖小卒和阮宗发摇了摇头。古正中有禁忌症,血小板低,不适合上ECMO。从结果看,似乎白跑了一趟,但ECMO团队的到来,就是一颗定心丸。

转运箭在弦上,孙华锋打电话给古英,说明了情况:不能上ECMO,患者路上随时会出现问题,是走是留需要家属拍板。古英决定放手一搏。素未谋面的人们有着同样的心情:担心而期待。

在接患者上救护车的间隙,廖小卒被石首的广东医疗队员邀请到旁边房间休息,吃宵夜。

“我以为他们准备了什么好菜呢,一看,竟然是方便面!”廖小卒笑着说。这一桶面也让他意识到,自己已经正式进入了一个与此前截然不同的战场。

凌晨2点,救护车驶出石首市中医医院。廖小卒乘坐的商务车一直跟着保驾护航

凌晨3点半,救护车抵达荆州市中心医院,古正中顺利转入重症救治中心。

▲患者转移至负压救护车,将转运至荆州

凌晨4点,接到荆州反馈的消息后,一直没睡的孙华锋终于放下手机,放心睡去。他没有忘记发信给古英,让这个孝顺的女儿第一时间放心。如今,在蒋文新团队的照顾下,古正中病情渐趋稳定,正期待着与女儿的重逢。

下一站,希望

战斗结束,广东医疗队又一次跑赢了死神。

古英放下了一半悬着的心。

孙华锋和战友们继续披甲上阵,还有很多患者等着他们。

蒋文新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了重症救治中心,每一秒都要穿越火线。

黄飞率前方指挥部推动核酸检测、重症救治中心等举措相继落地,不仅让荆州、湖北乃至全国看到了广东经验,还看到了广东速度。

吕业升协调广东省医疗队与荆州、海南省医疗队的三方合作,推动荆州疫情防控工作不断提速。

对ECMO团队来说,他们的生死时速还在不断上演。

2月19日晚上9点,确认古正中病情依旧稳定后,廖小卒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。随后他拉起装着两台ECMO设备的拉杆箱――其中一台由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捐赠给广东支援荆州医疗队,带着两名同事,与蒋文新一起奔向130公里外的监利县中医院。

▲转运前研判

那里有一名比古正中病情还要严重的62岁患者,只用呼吸机转运风险太大。最终,经过2个多小时的研判、1个小时的ECMO手术和路上6个多小时的奔波,成功把患者转运到荆州市的重症救治中心。

▲ECMO转运

这是湖北省第一例ECMO成功转运新冠肺炎重症患者,距广东省首例ECMO转运重症患者只过去了不到4天。

跟随着负压救护车,几辆小车拉着疲惫的医疗队员驶入荆州市区。空荡荡的马路上,灯光过去,两边的栏杆反射出彩光,左边是黄色,右边是红色。这是我们熟悉的颜色,红色代表着速度与激情,黄色代表着希望和光明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