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洋战争爆发后,“身在曹营”的美国驻日大使都怎么样了?

1941年12月8日凌晨,美国驻日本大使约瑟夫・格鲁被电话吵醒。日本外务大臣东乡茂德紧急召见格鲁,递出了一份长达13页的备忘录,最后一句话是“考虑到美国政府的态度,日本政府只能认为,继续谈判亦不可能达成协议”。前一天,格鲁刚向外务省递交了美国总统罗斯福致日本天皇裕仁的信,呼吁“在此危急之秋,陛下能与我一致行动,想方设法驱散乌云”。这下他明白,战争迫在眉睫。

美国驻日本大使约瑟夫・格鲁

果真,回到大使馆不久,日本向英美宣战的消息已经传开。格鲁随即下令烧毁全部密码和机密信件。日本政府派警察关闭了大使馆的大门,禁止人员出入,并搜走了使馆内全部的短波收音机。对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,格鲁倒没有多惊讶,早在这年1月27日,他就打探到了日本一旦与美国决裂,将出动全部力量突袭珍珠港的消息,并向美国政府进行了汇报。

格鲁从1932年到任至今,已经做了10年驻日大使。他全力以赴维持美日关系,得到了许多正面回馈,与许多贵族和官员建立了友谊。还有一些日本人认为格鲁夫人是1853年“黑船来航”事件主角佩里准将的孙女,纷纷表示好感。但到了两国开战的时候,一切付诸流水。摆在格鲁面前的只剩下几件事:保护好使馆人员,托付好使馆业务,争取早日通过外交渠道交换回国。

幸运的是,使馆人员中只有一名随员兰德尔・琼斯去横滨休假,在听到开战消息后及时赶了回来。瑞士驻日公使馆同意照管美国在日本的利益。剩下的只有等待。日本政府要求原本散居的使馆人员及家属都住进大使馆,60多人聚在一起,在日本警察监视下苦中作乐,感叹失去自由、食物短缺,连取暖的油料也不够。即便如此,这年12月24日,使馆人员还是拿出了仅有的家底,过了一个有酒有肉的平安夜。

此后的日子里,使馆人员都忙于杂务。格鲁“早上从早餐后一直工作到11时半;然后打一小时左右的高尔夫球;夜间早睡;有充足的时间看书”。直到1942年6月,在经历过杜立特空袭东京,听闻珊瑚岛海战日军损失惨重后,格鲁才率领使馆人员登船回国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